七零艺术网
 

最新新闻

更多

新型冠状病毒肆虐,追踪古画...
嘻哈音乐人的艺术品收藏能有...
如何挖掘当代艺术潜力股,这...
美术馆选择什么收藏?名头不...
一百多年前美国人如何收藏中...
纽约大都会缘何拍卖部分中国藏品
钱玉​成:我的文物考古...
古代书画未来依然有很大上升空间
动荡的楼市背后,是艺术品收...
这些博物馆掌门人 对镇馆之宝...

推荐新闻

更多

新型冠状病毒肆虐,追踪古画...
嘻哈音乐人的艺术品收藏能有...
如何挖掘当代艺术潜力股,这...
美术馆选择什么收藏?名头不...
一百多年前美国人如何收藏中...
纽约大都会缘何拍卖部分中国藏品
钱玉​成:我的文物考古...
古代书画未来依然有很大上升空间
动荡的楼市背后,是艺术品收...
这些博物馆掌门人 对镇馆之宝...

热点新闻

更多

新型冠状病毒肆虐,追踪古画...
嘻哈音乐人的艺术品收藏能有...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首页 >> 艺术收藏 >>

2020-02-04 10:55:34  作者:里木  来源:收藏拍卖杂志   文字大小:【】【】【

面对来势汹汹的传染病疫情,大家都纷纷采取应对措施。

那么在没有任何医疗设备的古代,瘟疫到底有多可怕呢?

中国古代瘟疫

中国古代大规模瘟疫的特点

1、蔓延速度快

2、覆盖地域广,在省内或者临近区域内接连爆发

3、持续时间长,有的甚至持续到几年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解释说,“疫, 民皆疾也。” 清代雷丰《时疫论》也说: “大概众人之病相似者, 皆可以疫名之。”这两种说法都没有从医学上说明瘟疫到底包括哪些病,但却抓住了瘟疫的特点,就是大面积、大范围。

\
游戏中的瘟疫景象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瘟疫高发阶段。从220年曹魏建国到581年隋朝建立,362年间共爆发过76次大规模瘟疫,平均不到5年就要来一波。

古代的瘟疫多是天花、霍乱、鼠疫、血吸虫病、结核病等传染性比较强的疾病。一旦爆发,往往非常突然、非常剧烈,古代医疗条件非常差,人们又不懂得预防,一发瘟疫就死一大片。西晋时葛洪曾说过,他经历过很多次瘟疫,只要瘟疫一流行开就控制不住,一个县的人往往要死亡一半。

而且瘟疫经常在人口大规模集中的地方爆发,洛阳、长安、豫州、建康、许昌、合肥这些大都市,因为南北人口交流很频繁,极易形成病毒传播,都是瘟疫的高发地点。一旦爆发就会迅速传播开来,造成大面积人口损失。

\

南朝梁时,都城建康有40余万人口。侯景之乱中建康被围数月,城中严重缺粮,有的人饿死,尸体就随意丢到秦淮河里,饮水被腐尸污染后形成大规模瘟疫,战后城中仅剩下数万活人。

当然,魏晋南北朝瘟疫之所以高发,并非那个时期的人体体质突然出了问题,这与当时特殊的社会形势有很大关系。

其次,因为战争非常频繁,三国互掐、十六国互殴、南北朝不停地厮杀。只要一打仗,就意味着大批量人口集聚。不同地域间军队碰到一起,又会交换各自身上的病毒,发生瘟疫就成了大概率事件。南北朝的人口迁移也很频繁,北方人到南方,极度不适应湿热气候,对当地的血吸虫等物件全然无知,所以往往中招生病。

230年,孙权想派兵渡海到夷洲虏获人口,陆逊和全琮两位重臣极力劝阻,理由是恐怕招来南方可怕的疫病。孙权固执不听,派卫温、诸葛直率兵渡河到夷洲,结果出兵一年有余,抓回来的夷洲土著才数千人,东吴军队却在陌生的环境中染上瘟疫。据《三国志·吴志》记载,吴军染病而死者,居然高达十之八九。孙权气得杀了卫温和诸葛直泄忿,此后再也不敢贸然出兵到陌生的地方了。

\
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海报介绍了所谓的“四害”,其实目的也是防止传染病

另外,清朝时期最为严重的瘟疫是在嘉道之交,涉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等省。这次瘟疫时间跨度长,空间范围广,且都在人口密集区域,当时全国人口已经超过3亿人,按比例基数来算死伤何止百万。但也因为当时中国是全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且疆域辽阔,不论爆发怎样规模的瘟疫都不可能具有像欧洲、美洲那样一次就死掉大半或者导致灭族之灾的危害性。

乾隆二十一年(1756)春,湖州大疫,苏州大疫,娄县大疫,崇明大疫,武进大疫,泰州大疫。夏,通州大 疫。十一月,凤阳大疫(《清史稿》)。夏大旱,有青蝇结阵如密雨过,大疫,随之 邑人多死(《沛县志》)。苏州大疫,米价腾贵(《苏州府志》卷142)

嘉庆二十五年(1820) 七月,桐乡大疫,太平大疫,青浦大疫。长乐县吐泻盛行,人死极多(李颖、王尊旺《清代福建瘟疫 述论》)。八月,乐清大疫,时患霍乱转筋之病,犯者顷刻死,哭泣之声,几遍里巷(《乐清县志》)。八月,瑞安痧疫流染,朝发夕死,遭此厄者,十室七八,得生者十之一二,啼哭之声,遍于里巷(洪守一《瓯乘拾遗》) 。疫疠大行,转筋霍乱证自此始(《南汇县志》)。秋大疫,石浦尤甚,其症脚筋抽搐即死(《象山县志》)。秋大疫,其病霍乱吐泻,脚筋顿缩,朝发夕毙(《慈溪县志》)。

道光元年(1821) 三月,任丘大疫。六月,冠县大疫;武城大疫;范县大疫;钜野疫;登州府属大疫,死者无算。七月,东光大疫,元氏大疫;新乐大疫;通州大疫;济南大疫,死者无算;东 阿、武定大疫;滕县大疫;济宁州大疫。八月,乐亭大疫;青县时疫大作,至八月始止,死者不可胜计;清苑、定州瘟疫流行,病毙无数;滦州大疫;元氏、内丘、唐山、蠡县大疫;望都大疫;临榆疫;南宫、曲阳、武强大疫;平乡大疫。九月,日照大疫,沂水大疫(《清史稿》)。瑞安大疫(《民国瑞安县志》)。秋收七月至八月大疫,霍乱暴死者众,福建全省皆然(《连江县志》)。七月八月,全省霍乱流行(《莆田县志》)。(江阴)夏秋大疫,村里中数日之间,有连毙数十人者,有一家数口尽殁者(《江阴县志》卷8)

道光十二年(1832) 三月,武昌大疫,咸宁大疫,潜江大疫。四月,蓬莱疫。五月,黄陂、汉阳大疫;宜都大疫;石首大疫,死者无算;崇阳大疫;监利疫;松滋大疫。八月,应城大疫,黄梅大疫,**大疫(《清史稿》)。

\
1890年左右,香港一条街上的瘟疫检查员

罗马帝国古代瘟疫

罗马帝国是迄今为止历时最久、民族与文化最多样化的帝国,人口曾达1.2亿,两倍于公元元年的汉朝;其疆土之辽阔,比印度孔雀帝国和中国汉帝国之和还大。然而对正信的迫害成了这个巨型帝国命运的转折点,在小小病毒的折腾下,罗马帝国走向衰落。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法]让—莱昂‧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 《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祈祷》 (The Christian Martyrs’Last Prayer), 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美术馆藏
[法]让—莱昂‧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
《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祈祷》
(The Christian Martyrs’Last Prayer),
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美术馆藏

公元125年爆发了一次蝗灾,紧接着是第一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奥罗修斯大瘟疫),夺走了近百万人的生命,后世学者认为这是天花最早流行的记录。

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也未能幸免。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了一半。

公元250年,罗马开始第三次大瘟疫,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之久。

公元542年,罗马开始第四次大瘟疫,此次瘟疫之强大波及整个欧洲大陆。强大的罗马帝国被摧毁。

《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傅克斯这样写道:

“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罪恶船员,遭到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记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恶臭。”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
[尼德兰]希罗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 《拔摩岛上的圣约翰》,约1500年作, 柏林国立博物馆藏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也有不少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画作穿越时光,向今人传递着上天示警的讯息。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
法国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

法国画家德洛内在参拜罗马的圣彼得锁链堂时,受到教堂内表现罗马大瘟疫的15世纪湿壁画的感召而发愿作画。由于19世纪中叶,几次惨烈瘟疫已过去很久,故而德洛内採取了文学化的表现手法:从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编写的圣人故事合集《黄金传奇》中撷取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 于是他自1857年开始准备草图,12年后终于完成了他气势撼人的画作。

\
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面见马克西米安和戴克里先皇帝》(Saint Sebastian Before Emperors Maximian and Diocletian),1497年作,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上面这幅画面左侧背景中,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显示这一幕发生在罗马城并夺走那位迫害正信的皇帝本人性命的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阴云密布,前侧的空地上,被瘟疫夺去生命的人们倒卧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挣扎着;两位天使则通身光明,他们的现身预示着灾祸即将来临。画面右下方,供有罗马医神像的壁龛下有两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队白衣牧师正扛着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阶向下徐行。

诸多对比在这幅充满象征的画中形成张力,也诠释了善恶有报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亲历者、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述的, “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甚至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曾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当德洛内此画1869年亮相巴黎沙龙时,受到了最多的关注和最高的评价。

\
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自黑死病盛行的14世纪起,圣塞巴斯蒂安作为染瘟疫者的代祷圣人就经常被描绘。15世纪尼德兰画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则呈现了罗马帝国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场景。画面上方,圣塞巴斯蒂安正请求神能网开一面,身上的乱箭代表他在人间历经的苦难。

\
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三杰”之一的乔万尼·薄伽丘所描述的佛罗伦萨14世纪瘟疫

传染病论起杀伤力,

它们依然是远强于战争和灾荒的头号杀神。

大家出门在外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