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杨卫:批评之路
文物古迹保护不能只靠民间自...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见的公...
赵子龙:艺术区没落只因拒绝...
王敏:让非遗文化成为现代生...
杨福音:宋人审美观
陈传席 : 吴冠中的字不叫书法
艺术家能自由使用政治家的肖...
今天我们需要中国画的什么?
水墨何以会与装置发生了关系?

推荐评论

更多

杨卫:批评之路
文物古迹保护不能只靠民间自...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见的公...
赵子龙:艺术区没落只因拒绝...
王敏:让非遗文化成为现代生...
杨福音:宋人审美观
陈传席 : 吴冠中的字不叫书法
艺术家能自由使用政治家的肖...
今天我们需要中国画的什么?
水墨何以会与装置发生了关系?

热点评论

更多

杨卫:批评之路
文物古迹保护不能只靠民间自...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见的公...
赵子龙:艺术区没落只因拒绝...
王敏:让非遗文化成为现代生...
杨福音:宋人审美观
陈传席 : 吴冠中的字不叫书法
艺术家能自由使用政治家的肖...
今天我们需要中国画的什么?
水墨何以会与装置发生了关系?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1)

2007-07-18 12:29:13  作者:李峰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文字大小:【】【】【

  以短短数千字的一篇短文,概括地讲述中国当代艺术近三十年的历程,显然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我个人能力而言。它涉及到众多的艺术家、艺术事件,以及官方的文化政策、媒体传播、赞助收藏等不同的领域。环节之错综复杂,材料之纷乱繁多,毫无疑问均需再沉淀,需要充分个案基础上的再研究。而历史只有隔上一定距离才能辨清,28年为时太短,且在继续。

  然而,对不了解历史的追念、希望得知既往事实与真相的欲望又诱惑人做此尝试,而所有历史写作无不是基于前人所留记录的看法表达。所以,本文纲要性的对既往的中国前卫艺术有所回顾,希望对身处更为混乱的、现在时态的我们有所借鉴,对探讨我们在当代艺术史上所处位置有所提示。

  从“星星画会”到“中国现代艺术展”

  虽然“无名画会”的第一次展览比“星星画会”的第一次展览要早上三个月,然而,“无名”长期无名,在高名潞的研究——《“无名”:一个悲剧前卫的历史》(高名潞主编,广西师大,2007年1月第一版)——发表之前,一般是把“星星美展”视为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开端。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里所言之“中国当代艺术”,主要指的是当代油画、雕塑、版画领域里,在艺术观念或形式语言上有所贡献、有所创新,颠覆先前陈规的先锋性艺术,更包括摄影、装置、观念、行为、录影、多媒体等新艺术形式。而“前卫艺术”、“先锋艺术”、“实验艺术”在许多语境之下可以彼此互用。

  星星画会第一次展览于1979年9月27日在美术馆东侧的街头小公园举办,9月29日被禁。它最早由美术爱好者黄锐、马德升发起,参展者包括现今活跃的策展人栗宪庭、艺术家艾未未等,还有诗人北岛、钟阿城、芒克等。展览基本出于自发,没有赞助,也无出售,展品选取的标准也在于有无新意。“星星美展”没有延续固有的“美协”的官方展览模式,没有长官意志,不是政治宣传与图解,而是一种相对个人化的创作。虽然也有对历史反思与批判的作品,如王克平的木雕《万万岁》等。“珂勒惠支是我们的旗帜,毕加索是我们的先驱”,这句话很形象的反映了艺术家们的追求。

  但严格意义上讲,展览的重要是因为它所引发的“事件”:展览被查封。艺术家随即于10月1日游行,提出“要政治民主,要艺术自由”,也因此受到国外传媒的高度关注。整个过程似乎给中国当代艺术提供了一个与主流对抗的情境。实际上,在西方看来,中国当代艺术在接下来的时间是这样发展的:他们设想有一个高度集权统治的背景,广大的中国人民麻木呆滞,艺术家在不断的抗争它、力图取得艺术与自身的自由。无疑,这里面有着相当大的想象成分,并非事实的所在,然而,这种想象成分在日后的艺术市场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它是西方收藏和操作中国当代艺术的宏大背景。

  “星星美展”的模式在当时中国是具有相当的先锋性。与此同时,美术学院、美展、美协这一长期有效的系统也以它自己的方式展现其革新之相。陈丹青的《西藏组画》,重启了中国油画学习西欧的步伐。米勒、库尔贝、柯罗、伦勃朗、梵高等十九、二十世纪的艺术家等重新进入中国艺术家的视野。靳尚谊、杨飞云、王沂东等在中国掀起借鉴欧洲古典主义风格的新潮,评论界把他们概称为“古典风”。在他们看来,民国油画纯朴自然但在系统性上欠乏,新中国油画主要是徐悲鸿的写实体系同苏联的现实主义(主要是苏里科夫模式)相结合的产物,由于政治运动频繁,中国油画即使在写实、在技术层面也远未过关,这一课需要重补、再学习。何多苓、艾轩等则借鉴美国乡土画家怀斯的画风,画面营造出淡淡的忧伤情绪。简言之,1980年代初中期,一切“反苏”的艺术,都具有先锋性,均可被纳入前卫艺术的范畴。

 

杨飞云 《十九岁》

 

  无疑,上述优秀的写实主义画家的作品在中国有着广泛的市场。即便在商品经济尚不够发达的1980年代,艺术品这一高端商品购藏已然初显端倪。收藏家、艺术商人主要采取前往艺术家家中选购的私下成交模式。其中比较知名的,有台湾高雄山美术基金会对罗中立、何多苓、杨飞云等画家作品的收藏。以上最早缔造大陆油画市场的并非本土华人,而是港澳台、东南亚的华人买家。他们依靠收入的价格差、货币兑换比率,在中国大陆大量购入写实绘画,影响直至今日。他们的收藏对写实绘画的发展是一种赞助与推动,但也存在显见的偏差——由于相当多的收藏者并没有很好的艺术品鉴能力,所购往往局限于人体、肖像、静物及由乡土现实主义发展而来的“乡土风情绘画”等等。这种赞助在艺术上并未起到更进一步的积极效果,并很容易落入“中产阶级经济实力 + 市民阶层眼光”的批评。然而,写实毫无疑问地具有广阔的受众与容度,自1990年代起也逐渐引起大陆新贵的收藏兴趣,且这种趋势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延续下去,一些优秀的写实主义画家在中国还将有着他们长期的市场。

  “八五新潮”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所谓“八五新潮”,是美术界当时的称谓,指的就是1985年前后中国如火如荼的现代主义美术运动。这一时期,几乎每隔数周,一种新的风潮、新的宣言便会发表,艺术家大量借鉴西方的现代主义各种风格流派。1985年“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是这一时期的最为知名的展览活动之一。孟禄丁、张群的名作《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形象说明了这一时期,甚或整个改革开放的时代:规则被不断的打破,艺门、国门在一步步地开放,未来充满诱惑……这一时期的展览基本基于一种纯粹的艺术表达目的,没有赞助,也没有出售作品。1986年的厦门达达活动很充分的诠释了那个理想主义的年代:所有的展出作品在展览结束之后被付之一炬。2006年,《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惊现拍卖市场,627万的高价,似乎和厦门达达的理想完全相悖,也成为两个时代艺术与艺术市场最明晰的对照。

孟禄丁《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

  1989年,高名潞、栗宪庭、范迪安、周彦、王明贤等评论家组织策划“中国现代艺术展”。这是中国现代艺术的一次全面展示,然而,随着肖鲁的一声枪响,中国美术馆成了美术界“小天安门广场”,中国当代艺术悄然落幕。现代艺术展曾经获得过小餐馆老板的5万元赞助,但最终也没有完全到位。这是一个开始有赞助意识、但乏赞助门路的时期。现代艺术展的参展作品流散四处,或被毁坏,或不知所终。2005年春,一批现代艺术展参展作品出现在嘉德油画拍卖专场,以110万元成交。作者之一随后提起诉讼,这是当时展览制度不健全遗留下的问题。

  “八五新潮”时期,各色各样的活动在杭州、厦门、上海、昆明、北京等各地展开,甚至太原、徐州这些所谓艺术的穷乡僻壤之地也如火如荼,西方百年的艺术流派在短短10年间被重演一遍。其间,固然产生了徐冰《析世鉴——天书末卷》、黄永砯《“中国绘画史”与“现代绘画简史”》等名作,但是,更多的艺术作品是对西方现代艺术的简单模仿,没有大量的经典之作留传下来。现今的艺术市场除了徐冰的《析世鉴——天书末卷》经常出现之外,其他鲜有出现。

  “新生代”与“后八九”

  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官方加强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力度,美术圈先锋性的当代艺术的活动也转入低潮。与此同时,新学院派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后来他们被称为“新生代”。1990年5月“刘小东个展”为启,“女画家的世界”、“近距离——王华祥艺术展”、“喻红画展”、“申玲画展”等展览承其绪,至1991年,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的“新生代画展”最终确立了新生代的历史地位。新生代,这个地质学的概念,被用来借指未经历“文革”,没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的一代,他们主要集中在中央美术学院,没有直接参与“85新潮”——那时他们尚在学院——手头的学院功夫精湛,目光止于身边,身边的同学,都市的青年生活,没有主题,近距离的平视。新生代的艺术,被视为新木刻之后,中国又一股真正的现实主义风潮。

[1] [2]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