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贴近生活,回归学术——2014...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使命
夏可君:刘永刚的生肖墨相—...
刘骁纯:探寻大逸之美——“...
贾方舟:笔墨生肖——刘永刚...
惠特尼双年展:可能性的排列...
贾廷峰:五蕴皆空处 心无挂碍时
吴鸿:客厅•剧场&#822...

推荐评论

更多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贴近生活,回归学术——2014...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使命
夏可君:刘永刚的生肖墨相—...
刘骁纯:探寻大逸之美——“...
贾方舟:笔墨生肖——刘永刚...
惠特尼双年展:可能性的排列...
贾廷峰:五蕴皆空处 心无挂碍时
吴鸿:客厅•剧场&#822...

热点评论

更多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使命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贴近生活,回归学术——2014...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展览评论 >>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2015-01-23 10:40:55  作者:一笑斋  来源:贤尘荐文Shirley ART LIFE  文字大小:【】【】【


  (摘要:一睹美展“真容”,首先惊诧的是,那么多的抄袭作品,那么多的制作作品,加上挖空心思的应酬与迎合,缺乏真情实意的感情。获奖作品充满假大空式的无病呻吟,技法缺乏新意,乏善可陈,画家只是机械的制作,而不是真诚的创作,画展以这样的作品来忽悠欺骗受众,无疑缺少人文关怀与独立自省的批判精神……中国画真的步入穷途末路,到了生死关头了吗?”)

  今日朋友圈阅读看剑堂主发的题为“这上百幅国画凭什么入选十二届全国美展?”的链接,终于“有幸”一睹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作品真容,一看惊诧,二看迷茫,三看痛苦。回想前段时间许多省份传出关于十二届美展参展画家及评委的种种丑闻,恍然间,明白了中国的腐败,不但是官场上的,而且也早已传染到美术界,使中国传统国粹这片净土变为名利的角斗场。昨天是教师节。今年的教师节,因为习大大大力反贪治腐,老师们欢度节日的热情有所减小,但网曝一教师逆潮而动,炫耀学生家长的送礼而被开除,从而看到中国的教育腐败,真的是触目惊心,不可救药。

  我以为,教育的腐败大于官场的腐败,官场的腐败,虽然可以影响到一个政权的寿命;但教育的腐败,却可影响一个民族的元气。一个国家,如果让下一代的思想充满乌烟瘴气的念头,那么这个国家,绝对没有将来。何况,现在我们已深深的尝到道德沦陷、信仰缺失的苦果。由此延伸到学术的腐败,导致了教授们对自己学生的误导,使学生们以投机钻营为幸事。那么,这届美展,无疑就是教育缺失、道德沦陷的后果。人性善恶与生俱来,它会因为土壤和环境而改变,土壤环境好,阳光充裕,苗木旺盛,茁壮成长,善的一面就会彰显;土壤环境差,苗木长势受阻,杂草就会茂密,恶的一面就会放大。

  今日一睹美展“真容”,首先惊诧的是,那么多的抄袭作品,那么多的制作作品,加上挖空心思的应酬与迎合,缺乏真情实意的感情,使我在茫然无措中发出“中国画真的又到了生死关头吗?”李小山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看了某次大展,发出“中国画穷途未日说”的论断,自那以后,中国的绘画有了长足发展,出现了许多人物,引领了时代潮流。而现在的画坛,仿似又回到那个时代,利益当前,鱼龙混杂,涌现出许多官员艺术家,利用自己的职权,搅乱了书画界。

  我知道画展的评委及参展的画家,可以多样的问题来应对我的质疑,说我对这次展览是“抱着阴险的目的断章取义,找一些假数据来欺骗观众,迎合时下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态。”但是,以强大的权势谋求个体利益,隐藏真相与胡乱作为,视传统人文精神如无物,扯虎皮拉大旗,以扭曲的审美,对待当前的美术状态,是否更应受到人们的谴责与批判……这届美展为什么让大多数人诟病,还有许多著名人物为之发声,主要原因还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及所标榜到价值观不被认同,获奖作品充满假大空式的无病呻吟,技法缺乏新意,乏善可陈,画家只是机械的制作,而不是真诚的创作,画展以这样的作品来忽悠欺骗受众,无疑缺少人文关怀与独立自省的批判精神……

  如果回首全国65年的美展史,就会发现,新中国的绘画史,就是以美术表现政治的文化史,画家以描绘政治人物、反映当代政治生态作为飞黄腾达的进阶史,已成为众所周知、无可辩驳的事实,这是政治将美术作为宣传机器的进化史,也是画家以美术谄媚的进化史。在近代美术史上,美术很少作为个人人生体验和自由思想的钥匙,并以表达个人情绪及审美去感动读者,而是沦为了为政治而绘画的形式。包括新中国成立后,美术的教育史,也是一宗意识形态的买卖史,尤其以迎合苏联老大哥的创作心态,而生发出美术教育的全盘西化,从而否定了中国画的优秀传统。但就是有许多老一辈优秀的画家,他们看到了从事苏联那一套的美术教育无法找到中国画的前途,只能使中国画走向死路,所以,在他们的作品中,回归传统就成为他们老年以后的主要课业,包括叫嚣中国画“笔墨等于零”的吴冠中老先生,最后也不是回归了传统吗?

  中国的美展史,从解放后庞大的国家叙事,到1984年改革开发前夕,以国家叙事为主题的美术现状才有所改变。直到1989年第七届美展,个人意识的觉醒,对过去时代的反思,呈现出美术的新思潮。只是,随着八九动乱,个人意识的觉醒又被主旋律的标签所束缚,因此,回顾最近几届的全国美展,题材的重复,主旋律的彰显,军事题材的滥觞,成为中国美展获奖率最高的热门话题,在这些热门之下,参展的作品呈现出越画越细致的工笔情调,人物画也在高度照搬照片的写实中,失去了其原创的精神意义,山水密、满、厚,给人堵住气场的感觉,油画更是无法脱离西方早期写实的套路,在西方早已遗弃的画种中,寻找获奖的理由。这些获奖作品的出现,使中国美展的得奖主陷入新的假大空中,创作缺少新意与诚意,思想迷茫空洞,题材不是从生活中来,而是从图片中来,满幅尽是形象的罗列,而不是真情实意的流露,谄媚之相流露画面,使整个题材显得空洞陈旧,缺少强烈的人文关怀。

  在这里,参展的画家沦为新时代的工匠,失去了美术院校和国家画院画家的骄傲(获奖画家大多出于各大美术院校和各大画院,没有民间画家的资格)。在画面中,他们浅薄的以为“为人民服务”就是把“人民”当做模特搬上画纸,把人民当做提线木偶戏耍一番。在画面上,写意的成分不存在了,存在的都是精致工匠般的制作和毫无思想感情的机械运动。这类作品一统全国美展江湖,成为全国艺术工作者争相诟病的笑料。有一位体制内的画家吴国亭说过一个顺口溜:“评奖就是评委分脏,你评我,我评你,诸位大家都喜欢。”这就像评级加工资一样,肯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以至于美术界到处都是“裁判员下场踢球”的现象。更可笑的是,许多美术界的元老级画家,竟然和自己的晚辈合作一幅作品,参加评选,既占有了参展的名额,也让许多好的作品因为名额的稀缺而黯然退场。

  陈履生先生是一位敢于直言的批评家,他说:“现在整个社会对绘画意义的理解,期许与要求都在降低。人们判断一位艺术家的成绩和艺术家是否读书、读多少书没有关系,而是看画价的高低、官位的大小。艺术家在这样的氛围里,就会竭力地去搞社会关系,因此不可能有时间去读书,有理想去提升文化修养,有责任去面对艺术问题。全国美展,每次都是轰轰烈烈的发起,却在浮躁的当代社会中被利益绑架,被追名逐利之人裹挟着,浑身充满了铜臭味,让人闻不到丝毫书卷的气息了。”更有另一位敢于臧否人物的主儿陈传席先生,也是十分愤慨:“作品没有我想象的好,拼凑的画太多了,缺少中国画的写意精神……”。还有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先生也说:“所有的评委几乎都是注重写意画的,看作品画面的效果,工笔画和写意画法在全国美展所表现出来的结果是写意画成熟的很少。在四五十岁之前,写意画画的好的几乎是没有的,因为成长周期比较长。如果,写意画和工笔画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是一样的,那么写意画的难度肯定会远远超过工笔画的。”

  几位知名人士都提到中国画的写意问题,让我认识到中国画在“技”与“道”方面所存在的问题,现在的年轻画家有许多貌似读书很多,但都是读死书,他们往往尊崇“技”的指引,而忽略“道”的问题,即中国画的本源。这是一种可怕的现象,就连吴冠中老先生到晚年,对中国画本源问题的探究,也使他深刻的感受到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是无法用语言说清楚的。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既然无法用语言说清楚,那就让我们去意会吧。毕竟,佛道精神及艺术方面,有着许多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地方,它既表现了中国文化的含蓄之美,也表现了中国传统文化深沉、静默中那份宁谧、神秘、高贵的精神之美。它是我们文明得以持续发展的重要组成。

  二这次全国第十二届美展,就参展作者而言,大多是各大美院的中坚及各大画院的名家,其间还凸显出一些新人,以自己精良的制作,把自己推到世人面前。粗粗一看,这些作品,你不能说他们不堪,因为他们毕竟耗费了许多心血,浪费了许多画商品画换钱的时间,来冲击这次全国大展。有的还为了寻找各种关系,钻营拍马以求入选而绞尽脑汁。这些,是画家备战全国美展所展现的众生相。当然,这些画家也不容易,他们为了冲击全国美展,寻找各种各样可以入选的题材,甚至没日没夜的进行劳作,以透支心力体力,消耗无尽脑细胞的巨大劳动量,只为博得美展的青睐。因此,看这些作品,都是大尺幅的,充满了西画的元素和质感,工细的制作加上精心的组合,也使一些作品充满了新元素。但是,还有更多的作品,完全承袭了前几届美展的套路,延续了师承关系,围绕着怎样才能得奖的猜测,展开自己的厮杀。

  在为这些作者付出巨大的心血而鼓掌之余,心灵深处却为这些作品的了无新意,乏善可陈而痛心。毕竟出现这些状况,不是我们所冀望的。我们都需要正能量的鼓舞,但是强大的潜规则,却不能不使这些画家在名利面前低头。我不但为作者的作品而痛心,更为作者们为了迎合美展而压抑个性埋没自我而痛惜。这里面不乏有创作新意、思路清晰的作者,不乏有以心灵而画画的画家,但是,机制的错位,体制的规则,限制了他们的创造能力,使他们沦为美展的奴隶,成为主子们的棋子而失去了个性和自我。虽然,当代浮躁的心灵,一切向钱看的社会,让艺术家普遍缺乏了想象力,为了迎合美展,为了入选或获奖,几乎所有的参展者没有踏实的按照自己的心灵去创作,而是拉帮结派,游走于评委和裁判中间,让他们为自己的画评分,受他们的左右,以至于制作出不伦不类的画来……

  这样的作品,缺少中国画的精神和元素,缺少传统文化的内涵,也和创新毫无搭边之处,只是一个个画家为了迎合展览,为了名利而进行的一场中国特色的绘画技法比赛。现在的美展评委,都是在美术界响当当的人物,他们也曾以自己有着深刻时代感和完美继承传统的绘画,为自己取得了坚不可摧的美术地位,赢得世人赞许。也有以煌煌巨著流芳的美术评论家,以许多精到独特的见解,使人深醒。也许在他们内心,参展的大部分作品是不能打“对号”的,但是学术腐败的盛行,潜规则的牢不可破,使他们面对这些,也无可奈何,随波逐流。因此,面子人情,亲情家人,组成的参展队伍,抹杀了他们的良心。

  当艺术不再是衡量一个人艺术优劣的钥匙,而是人情世故标准的时候,中国美术的前途将处在一个危险的生死关头。盛世危途,是最容易走下坡路的,也是容易出现希望的……为此,反思近些年的美术创作,看到许多体制的弊病和教育的弊病,看到许多歪理学说影响着美术的发展。现代的信息,为广大的美术工作者开辟了新的认知事物的途径,也为多方的交流,打开了方便之门。但是当代的绘画体制,使我们的教育一直纠结在中西绘画是结合好,还是回归传统,从传统中寻找突破为好,中国的绘画变成了一个怪胎。一个画家说“中西绘画结合是骡子,‘骡子’没有传承性,这才是质量下降的源头。”而当代画坛另一个怪圈是“学生学老师,老师学评委,进入一个循环怪圈,也生下了一个个‘怪胎’。”这说来说去,变质的根源也许在于教育的缺失与道德信仰的沦丧,因为,如果没有道德信仰的沦丧,没有教育的缺失,没有利益的冲突,那么,学术的自由和创作的自由,当会影响到许多学生或老师,使他们寻找新意和个性,并在共性之间完成个性的突破。

  目睹展览作品,当能发现,中国画对于“道”的竞相追求是相对的丧失,对于灵性的追求,几乎从这些作品中无法看到。但反映中国当代人物生态千篇一面的作品,当能看出一个画家对这个社会的沉思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千篇一面,缺少个性,陷落在陈旧技法的轮回中,缺失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对“道”的陷落到对“技”的本能,是这些画家的共性。这是中国的画家为了寻找一个更好与市场接轨的桥梁,完全摆脱了对“道”的依赖,而在“技”的层面,不断炫耀的结果。他们忽略了心灵的需要,一味把国画创作,带入炫技与制作的怪圈,作茧自缚,丧失自我。但有一点是需要说明的:就是在全国美术界普遍出现的这种趋势中,画家为了名次而迎合展览,进行创作,本也无可厚非,毕竟,在这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国度,观众关注的只是成功者,而对失败的英雄从来都是残酷的。所以,在美展中,出现这些状况,需要进行深刻的反思。

  也许大多数人会认为,这些状况,都是受现实利益的驱使和纠缠,是画家的一种无奈之举。但是,究根结底,应该归结到教育的腐败与艺术的腐败。当代书画界,是一座大的名利场,从全国八届美展之后,全国的美展就像一个晃悠悠的醉汉,一路摇晃走来。在五年一届的大展上,各方诸侯雄霸一方,以五花八门的阴阳之谋,在把玩着美展。从此,中国的美术界成为各方诸侯争名夺利的肮脏场所,充斥着阿谀、谄媚、拍马溜须,充斥着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有些有良知的艺术家,也在这种氛围下,低下高贵的头颅,更有几位正直的评论家,也在名利场中,被熏昏了头脑。当这种风气蔓延,使许多有志青年变为金钱权势的奴隶之后,中国的美术界,就貌似和谐发展壮大,以至于许多地方出现了滑天下之大稽的儿戏之事。虽然我相信,在一个历史阶段的外在需要终结之时,在黔驴技穷之时,艺术家会出现新的一轮反观自省,必然会在体制建设与教育回归人本之时,重新轮回。但是,如果没有民主与法制的完善,把权利不能关进笼子,那么下一届美展,必然还会重蹈覆辙。三,虽然不可否认的是,这和美术工作者为了迎合市场,当代画家普遍缺失的自信有关。但是,回归传统,从传统中寻找绘画的终极目的,也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他需要我们一代二代甚至几代美术工作者去真诚的对待绘画,对待传统。

  反思此次展览,不能不对画家的艺术审美做一些评述。也许,在这些艺术家的心中,大众需要的是技术之美、繁冗之美,这些美,只有通过精良的制作和大体量的付出才可以做到,他们在浮躁的当代,在金钱至上的时代,忽略了人们对艺术本身之美“内美”的需求,从而总是以高难度高束缚性的技法,来为自己的绘画创作服务。因之,结壳和定型如影附形,这便是当代美术以西方规范化的形式教育对个人心灵所造成的束缚,也是个人创作的巨大危机。其实,就像写作一样,文学从诗到词,再到小说,篇幅在不断增加,但是,不要认为诗词是充满灵性的,而小说就没有,这次的美展作品,就像长篇小说一样,显示出画家精湛的制作功夫,但是却缺少了绘画的灵性。因为好的艺术作品是有灵性的,就像《红楼梦》,一词一句,一言一行,都充满灵性。但是麻木的制作,导致艺术家灵性的缺失,因此,这届美展,内美的缺失,造成了许多画家对艺术理解的偏差,导致了画家盲目的在技法上寻求出位,而导致心灵的荒芜。面对大多数难以谈出灵性的作品,内心的诧异自是无法自已。这不光是中国艺术家艺术价值观与对待中国画艺术本体的混淆,更是艺术家只重视艺术技法及人情关系,而导致的价值背离。

  现在的社会,依然没有理性到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界限,而处于耳听为实的境界,只要某人的地位达到一定高度,画家艺术作品的附加值就会加重。因此,亲朋好友不断的恭维,画商学生不断的吹捧,导致了我们的艺术价值观不断扭曲,他们在这些不断膨胀的欲望面前,为了迎合卖家而不断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去画,因之,中国传统绘画诗书画印的高度融合及气韵生动,在画家的迎合中失去地位,而变得生硬和牵强,许多画理不通的作品,通过这些要求而呈现出来,形成了画家完全听从了作品价值观而否定了作品艺术观的需要。当然,许多艺术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他们的创作也按照中国画的要求去做,但是有些画家,因为文化的欠缺,而习惯使然,完全没有真正的认识到中国画的本质内涵到底是什么。

  因之,我以为,这次美展出现如此流弊,一是体制之祸;二是信仰之祸;三是贪欲之祸。四,由这届美展进行反思,当能发现中国绘画浮靡制作之风,当追溯到徐悲鸿先生在美术教育上对西方技法的引进。当然,徐先生在那个时候,为了振兴国画,引进西方技法,是无可厚非的,也是一种进步。毕竟,中国在闭关自守千年之后,太需要和西方接触了,也非常需要西方先进的人文思想,为中华传统文化注入新的强心剂。中国的一些大画家非常聪明,他们真的在中西文化的差异之中,找到了自己的契合点,以至于为自己的艺术画上了一个句号。如徐悲鸿、蒋兆合、林凤眠、吴冠中等。但是,他们的艺术世界,貌似西方多于东方,但艺术基因,还是离不开东方的传统元素。吴老先生前期对传统国画的否定到最终的回归传统,无不说明了中国画艺术的不可复制性和排他性。因之,他们之所以成为中国美术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是他们深刻的意识到体用关系化变的结果。中体西用,阴阳化变,即使再令人眼花缭乱,也无法离开体用的相互制约和化变。但是现在的美术教育,现实是体制非常渴望摆脱传统,希望艺术速成而杀鸡取卵的结果。

  中国社会经历了百年的巨大变革,百废待兴,极需速战速决,速成的方法方式,来解决中国文化的一些弊病。中国文革的批林批孔,把孔子拿出来批斗,在意识形态上,摒弃了传统文化的根,但是,根除掉了,总得有一个什么,来让人崇拜让人祭奠,否则没有信仰了,灵魂还会依附吗?于是,中国虽然在面子上摒弃西方,但是骨子里,对西方文化充满了羡慕和嫉恨。体制是需要化解西方文化对东方的影响,但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换一种说法换一种方式,以拿来主义,为我所用,即不违法,也不丢人,何乐而不为呢?而西方,确实有一套先进的文化理念,与东方思想在冲突中不断融合化解,于是,体制内的领导尝到了甜头,便以法规法则或行政命令来指导中国的教育。于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中国画新的变革,便在文革后发生了。而另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对西方不再排斥,封闭的毛时代过后,中国开明的政治人物,为了打破冷战思维,打破文化经济政治的封锁,极需要和西方接轨融合,于是,一大批留学生走了出去,看到西方先进文明的一面和破落的中国相比,心中的反差与失落达到极点,因此,对东方的全盘否定,对西方的无条件接受,也成为八十年代后中国艺术青年的心路历程。异域文化的冲击和对本土文化的失望,使他们觉得亟需要有什么来打破传统,以速成的方法来出人头地。

  中国有句古话:“半生竹子一生兰”,说明中国绘画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速成的,也许耗费一生精力都无法达到彼岸。中国画是需要用生命去实践的,更要耐得寂寞。然而现在画家的急功近利,急于成名,不可能像古人那么的纯粹与高雅。但是西方精确的素描技法,就可以使他们通过简单的技法训练,就达到一定的要求。因此,当一些留洋派认识到这个巨大的差距后,就寻找终南捷径,以期很快找到开启中国美术界名利场的钥匙。人往往为了自己的理念,会以偏执的态度去维护的。因此,当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打破中国的闭关封锁,清末民初一大批富家子弟走出家门,纷纷出洋留学,在西方看到不同的文化理念,竟然和中国文化产生强烈反差以至于失落之时,他们内心对西方文化的如痴如醉,便强烈的表现出来。而上世纪八十年之后,当一大批留学生走了出去,踏上异国街头,看到他乡的月亮和自己的国度有些区别时,便在内心抱定了炫耀的心态。他们回国之后,一个劲的否定中国的传统,完全拜倒在西方的文明之中,不可自拔。

  但是,当他们以西方的艺术观念来表达内心的情感,以西方的技法来表现中国的水墨失败之后,才回过头来,深刻的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先验性和排他性,感受到中国文化无法被替代的独特性。因为东方人的基因中,就含有这些因子,而西方人的基因,绝对不能与之相融。中国画是只管耕耘不问收获的过程,任重而道远。但现在浮躁的心态,再也不可能出现像古人那么纯粹的艺术和那么纯粹的艺术家了。董其昌《容台集》中记曰:“吴仲圭本与盛子昭比门而居,四方以金帛求子昭画者甚众,而仲圭之门阒然,妻子顾笑之。仲圭曰:‘二十年后不复尔’,果如其言。”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