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
王璜生梁克刚访谈印刷版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贴近生活,回归学术——2014...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使命
夏可君:刘永刚的生肖墨相—...
刘骁纯:探寻大逸之美——“...
贾方舟:笔墨生肖——刘永刚...
惠特尼双年展:可能性的排列...

推荐评论

更多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
王璜生梁克刚访谈印刷版
思想:中国画又到生死关头
“无声的图像,满溢的语言”...
贴近生活,回归学术——2014...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使命
夏可君:刘永刚的生肖墨相—...
刘骁纯:探寻大逸之美——“...
贾方舟:笔墨生肖——刘永刚...
惠特尼双年展:可能性的排列...

热点评论

更多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展览评论 >>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自然到人文

阅尽沧桑之后的一种呈现:从自然到人文

2015-06-26 10:35:44  作者:佟玉洁[博客]   来源:艺术国际  文字大小:【】【】【

  通常人们把自然的本真视为物质的一种存在方式,但在中国的道家学说中,自然则是一种精神的存在方式。道家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可见自然作为道家的核心在天地人与道之首,是指独立自在的自身法则。然而,在陈庆庆的装置作品中,自然意味着把尊重和超越物质存在方式的自身法则视为一种创作理念,实现了从存在物到异在物的一种转化。这种转化实质上也是从自然到人文的一种延伸。在庆庆的装置作品中,存在物是指具有自身法则的物质形态,异在物则是具有人文特征的艺术表现的对象。存在物是异在物的基础,而异在物则是存在物的结果。存在物与异在物二者之间互相依存的关系,让庆庆的装置作品离自己的生活很近,同时也很远。

  或许是日常生活中麻衣柔和的亲肤之感,或许是盖房建材中“麻刀”柔韧的切身体悟,便成为了庆庆“麻衣”艺术制造的理由。于是,麻的柔韧品质很快就从自然材质转化为人文素质的“麻衣”作品。然而“麻衣”艺术总是镌刻着庆庆深入骨髓的文化记忆,比如马王堆出土文物汉帛的沧桑与简约的造型符号,比如女性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性格中的坚韧,比如披麻戴孝中的麻衣与祭奠文化的关系……皆成为庆庆麻衣艺术中的历史与现实交叉的物语,使庆庆的麻衣艺术总有一种阅尽沧桑历史回望的复杂情感:汉帛或者旗袍造型的麻衣里面夹杂着淡雅干花的唯美,床笫生活麻衣织物的浪漫温情的柔美,层层叠叠的麻衣包裹着红色的三寸金莲的凄美……源自于家人朋友的亲情或者女性历史的记忆而打造不同形制的“麻衣”,传递着强烈的历史与现代人文的信息。在庆庆的麻衣的装置艺术中,借助麻的亲和力与柔韧性的日常经验,把材料物质特征的自身法则转化精神立命的人文情怀,完成了从麻到麻衣的一个自然物向异在物的华丽转身,呈现出了庆庆麻衣作品的日常经验向社会经验延伸的一种方式,同时也形成了庆庆作品一近一远的生命美学与艺术美学交织的空间维度。庆庆天生敏感与敏锐,造就了庆庆的生活与装置作品的 “近”与“远”的关系,这种近与远的关系既是庆庆生活日常性化为作品神奇性一次艰辛的艺术发现之旅,也是庆庆的生命美学和艺术美学融合的一次文化探索之旅。然而,庆庆总是感激自己有着储存生活经验和开发生活经验的一种嗜好。因为离生活最近的总是艺术萌发的起点。

  或许一次拉抽屉的偶然发现,睡意未眠的家什总会勾起了往事的回忆;或许一次拉抽屉日常行为的顿悟,便开启了关于潘多拉盒子的人性秘密的想象。于是,抽屉的凹凸两面皆作了艺术的舞台。咫尺空间演绎着世间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的情愫。对于庆庆来说,有时是自己的亲历,有时是朋友生活的偶遇,有时是一则社会新闻……皆与作为自然物的抽屉发生关系。但是将抽屉日常功能的抽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解构的神秘文化的尴尬遭遇,或悲情或荒谬的叙事总会涉及到国民的文化性格。装置作品《大树的秘密》,在一个抽屉的凹形空间里,一个死去的金银花树根的开放空间成为了狡兔三窟的寓言。此时,将具有封存功能的抽屉开启与人性秘密的想象连接起来,一隐一显的公共呈现,不仅让中国传统士文化的“有道则显无道则隐”跃然纸面,使国民文化性格中的入世与出世的一种处事哲学彰显出来,而且将中国信息时代自媒体伦理危机带来的窥视与呈现的视觉心理也呈现了出来,使人性处在更加危险的境地。在庆庆的装置作品中,抽屉文化作为自然物在转化为异在物时,承载着庆庆的文化质疑或者赞美。社会维度的视角在一个日常生活的道具中展开,并在社会叙事中人文情怀的表达上多样的呈现。一个抽屉的凹面可能就是灯下读书充满温馨的儿时记忆空间,也可能是宇宙区域性的一个空间所遭遇的雾霾境况。一个抽屉的凸面可能就是一个充满男根权力话语的一个圣坛,也可能是认识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紧张关系的一面窗户。把抽屉文化转喻为一个世间人性遭遇的物语,得益于庆庆身上潜在的人文素养,也得益于庆庆生活非凡的领悟能力。庆庆的艺术看似随心所欲,却源自于庆庆生活的处处留心……。

  或许一次乔迁的家底清理,意外地与父母身边物相遇的泪流满面;或许一次旧货市场的流连忘返,迷人的中国老式家什的爱不释手,便成为了现代人们的私密空间日常性叙事转向公共空间历史性叙事的一个庆庆寓言,留下的是阅尽沧桑的一种惆怅,或着是愤世嫉俗的一种幽默。然而在庆庆的作品中,往往是小世界却充满着大悲剧的意识。作为自然材料存在物的过去时,总是背负着历史的沧桑,在转化为异在物时,同时承载着现实的困境。庆庆的装置作品《家系列4》,父母亲留下来的一个皮质的旅行箱子,承载了一个家的小世界理念,里面有个“鸟窝”般的巢。岁月为皮质箱子留下了斑驳痕迹,寓言着老一辈四海为家的旅途艰辛。然而,破旧的皮质箱子似乎诉说,亘古不变的是家在旅途中,生命也在旅途中。当家成为了一种历史概念的延续,世代维系历史的人便微不足道了。那种“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生命轮回的大悲剧意识让人感慨,让人惆怅。在庆庆看来,能够延伸“家”概念的还有那旧货市场。在旧货市场淘“宝”是庆庆的最爱。可能是一个家族祭奠故人的精美神龛,或者是一个镂花雕凤的家什小柜,皆让庆庆着迷,很快就成为庆庆的装置作品的自然材料,在转化为异在物时却充满着庆庆的睿智。作品《待到山花烂漫时》,将中国传统文化祭奠古人的神龛置放一个男性的阳具,在勃起的男性生殖器顶部长着有花的小树。一个曾经由男根生殖崇拜建立起来古人的灵牌,变成日常生活的一个男根生理现象,变成一个点缀生活的盆景小品,变成一个荒诞嬉戏的文化对象,所谓男根的政治崇拜也随之消解。庆庆作品中的日常性叙事与历史性叙述有时是重叠的,比如神龛的日常性与生殖崇拜的历史性,戏剧性的相遇与冲突,恰恰又是庆庆有意味的设计表现出的政治犀利,同时也是自然物向异在物转换中表现出的艺术魅力。

  如果说自然物的自身法则是它作为材料的物性特征,那么庆庆装置作品的意义就在于,将自然物的物性特征转换为感知对象的知性特征。比如利用麻的物性表现出的柔韧,做成各种形制的麻衣,麻的知性俨然已成为一种人格的象征。比如作为自然物的抽屉自身法则是储存功能,它的一开一关,就是一次呈现或隐蔽的过程。但是利用抽屉凸凹开启的空间知性的表达,从新审视显与隐的国民文化性格。比如老式家什,岁月让它成为了历史。虽然老式家什的功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借用老式家什的历史功能,建立再历史的文化追问的对象……。由此可见,庆庆装置作品中的物性与知性二者关系及其意义,就是从自然物到异在物的艺术语言生产过程,同时也是庆庆阅尽沧桑之后从自然到人文的生命历程,它集中了庆庆最智慧的文化思考与最深刻的文化批判。

  2015/4/20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