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子谷:公共艺术的灾难表达
程大利:我的山水画观
袁武:我的八十年代杂记
陈湘波:谈工笔画
谈丁涵当代工笔仕女:形与神...
徐华翎的加减法
唐寅以后第一人陈少梅高士图赏析
李照东——小时了了大亦佳
重构园林:关于朱明弢的绘画
艺术市场阵痛中孕育新生

推荐评论

更多

子谷:公共艺术的灾难表达
程大利:我的山水画观
袁武:我的八十年代杂记
陈湘波:谈工笔画
谈丁涵当代工笔仕女:形与神...
徐华翎的加减法
唐寅以后第一人陈少梅高士图赏析
李照东——小时了了大亦佳
重构园林:关于朱明弢的绘画
艺术市场阵痛中孕育新生

热点评论

更多

子谷:公共艺术的灾难表达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作品评论 >>

(1)

2016-10-21 10:07:48  作者:袁武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文字大小:【】【】【

  2016年1月7日,《八十年代——一个艺术与理想交融的时代》新书发布暨学术交流会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这本图书由杨卫与李迪主编,集结了26位作者均是见证过八十年代现代艺术运动的艺术家和批评家,以个人叙事的角度回望历史,结合300张八十年代的老照片,共同呈现出一个史料丰满而又充满感性色彩的八十年代。本文作者为袁武,为雅昌专栏收录的《八十年代》一书中的第十六篇文章。


  其实,记忆是不能选择的。不一定只记幸福或痛苦的事,往往更多的是闯入生活中的陌生事。八十年代伊始,我的生活悄然地转了一弯,自此走向另一个我,直至今天……

  考大学

  80年春天的高考,是我艺术之路的起点。虽然少年时就开始画画,是无师自学,以临摹起家。一路地临摹芥子园、于非闇、刘奎龄的印刷品,从少年到青年。我曾带着工笔画的牡丹花和狮子、老虎等一大捆“临品”去参加高考报名,至今我还记得现场的讥笑声。在学画途中的第一次重创后,才走上了中国学院派的学画之路。

  那是个星期天的早晨,我背着脏兮兮的画夹子,拎着一兜颜色和画具骑自行车去考场。那年月的高考,不象现在这样兴师动众,那是许多人不敢想的事,那是小众和精英的单行道。在家人还睡懒觉时,无人理睬的我悄悄独自调整了一次人生线路图。虽然从高中毕业后我就一直被调整着:两年多的下乡“知青”,两年多的化工厂工人,但那都是被动的调整。而这一次,我自己要撞撞大运。

1982年袁武和大学老师及同学在黄山

  高考对我来说只是渴望,却不敢奢望。因为我对学院派的学画方式,即陌生又少热情,少年时兴趣满满的画画情绪,因为高考一下子变得枯燥而复杂了。素描和色彩把我弄得又蠢又笨,找不到感觉。为了高考,我不得不咬牙硬画,但却一直画得底气不足。在赶考路上遇见骑自行车郊游的工厂同事,问我一大早干嘛去,我谎称去写生。我要为考试失败留条后路的。拥挤在众多考生中,让我更加觉得留后路是对的。招生简章上说,在我们这个城市只招三名,而参加考试者却几百人。那些考生中的“范儿”,更令我对此次竞争有些绝望。刚恢复高考时的艺考生成份是混乱的,应届高中生很少有专业的本领,考生多是“知青”、“青工”和社会待业青年,还有终日画写生的专业考生和社会各行业中的“美工”。那些背着夸张的、大号的更加脏兮兮的画夹,梳着刚刚流行的长头发的太像艺术家的考生们,令我相形见绌,显得很土。

  但是一切还是从这个早晨,从这样的状态开始了。我走进了东北师范大学艺术系在我家乡设的考场。考试程序简单,过程粗糙,第一天,上午素描写生,画一个军用水壶、军用书包加一块大面包和两册书;下午色彩写生,仍然是这组静物。第二天,上午创作,下午文化课笔试。最终,我能被录取,应该是创作和作文挣的分吧?那天专业创作的题目是《春天》和《假日》两个题目任选,我用自带的宣纸(那年月的高考,还可以自己带考卷)画了一幅半工半写的国画创作,画面是一个穿花衣裳的小姑娘仰望空中的两只飞舞的蝴蝶,形象和方法都摹仿当时很火的刘文西的画路。现在想来,那幅画不论是叫《春天》还是《假日》构思都是浮浅的,笔墨和形象也是幼稚的,但对于一群终日训练素描、色彩写生的考生们,创作是个盲区。我的这幅有色、有墨,相对完整的花哨“作品”一定让考官在一堆铅笔、炭笔、勾画得像草图一样的所谓创作中有了好感。文化课卷子是有语文、历史、政治试题的综合卷。卷面的试题印象中很简单,特别是作文题目是《记一件难忘的事》。我借题发挥,写了曾经带着临摹的画,从下乡集体户到县城报名高考被拒绝的事,写了不会画写生的尴尬,报不上名的绝望和临摹多年的学画经历,被告之学错了的迷茫……

1983年袁武在天安门广场前

  高考两日匆匆而单纯,我虽是全力以赴,也知关系重大,但并没有压力,也不紧张,因为我实在没有把握是否能考上。当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我不是兴奋也没狂晕,却是高度紧张,因为通知信上有一句“如您被其它学校录取,请回信告之”,我在当天心急如火地从吉林市赶到长春市的学校。在正是放暑假空空无人的艺术系办公楼里,找到一位值班的老师,告诉他我是今年考取的新生,我没有报其它学校,我肯定来上学……。接待我的老师说:你没有必要亲自跑来,回函即可。我说万一你们接不到回信呢?这举动有些傻也可笑,但是上大学是我生命的一次换车,这一次切换,我的人生完全被改变了。从接到通知书到入学报道,短短的一个多月,我却度日如年,担心有什么变故,上不成这大学。从儿时的涂鸦到为考学而痛苦地画那些素描写生,我从来没敢想过,未来要当一个画家。但是,当我考上了学美术的大学,我才敢把我的生活、我的未来和画画真实的连在一起了,我知道这一次转折,我将永远离不开画画了。

[1] [2] [3]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