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范美俊:美术创作集体审稿之弊
赵恩洁:美术与场所的关系
文艺批评谨防不加区分“一锅煮”
李小可:父亲与“牛”的翰墨缘
今道友信:关于手的时间相位
秦韵佳:弗莱艺术批评中的中...
余秋雨的书法跨界
艺术首先要介入社会
行动在现场,美术馆被激活之后
关注策展人时我们在关注什么

推荐评论

更多

范美俊:美术创作集体审稿之弊
赵恩洁:美术与场所的关系
文艺批评谨防不加区分“一锅煮”
李小可:父亲与“牛”的翰墨缘
今道友信:关于手的时间相位
秦韵佳:弗莱艺术批评中的中...
余秋雨的书法跨界
艺术首先要介入社会
行动在现场,美术馆被激活之后
关注策展人时我们在关注什么

热点评论

更多

行动在现场,美术馆被激活之后
刘祥亮:画家用墨汁也要喝“...
艺术品微拍 馅饼多还是陷阱多
余秋雨的书法跨界
艺术首先要介入社会
关注策展人时我们在关注什么
“新水墨”新在哪里
文物保护也应允许合理适度利用
文艺批评谨防不加区分“一锅煮”
李小可:父亲与“牛”的翰墨缘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2017-06-22 13:33:12  作者:  来源:艺术国际网  文字大小:【】【】【

  现在的一些重要展览,为保证创作质量会召集一些骨干画家参加看稿会。看稿古已有之,文人雅集与皇家画院也有类似活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全国一盘棋的理念下,文艺主管部门为更好地响应和宣传国家的大政方针,以展览为中心组织美术创作,以大量的美术作品服务社会和民众,这也算是一种新创作传统。不少作品内容集中统一、时代特色鲜明、风格类型明显,不是个体美术家的单打独斗,而有着集体努力的影子,即如何群策群力,创作出深切把握时代气息,甚至是引领时代风尚的一些力作。国画如傅抱石关山月的《江山如此多娇》,油画如刘春华执笔的《毛主席去安源》,雕塑如王朝闻的《刘胡兰》,版画如古元的《斗地主》,壁画如张仃的《哪吒闹海》……

  1980年,何多苓与人合作的油画《我们曾唱过这支歌》,参加了为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遴选作品的四川省青年美展。夕阳下,劳作后疲乏的四名知青坐在村边:两个朴实木讷的男知青在一人的口琴伴奏下正在唱着歌,女知青则抚摸着小狗看着远方。画作的主题并不明确。人物有些憧憬,似乎也有点忧伤。观众中有人说唱的是《大海航行靠舵手》,有人说唱的是知青小调。该画曾被评为优秀作品,不料却被某领导再行审查时审掉了。何多苓说:“后来被送选时,有关领导认为唱的什么歌说不清楚,好像有点‘封资修’的嫌疑,给我刷下来了。所以,我连那个全国青年美展都没参加上。”显然,领导也有压力,万一唱的是不正确、不健康的歌,是会有风险的。罗中立的《父亲》也遭到类似待遇,不过画家以妥协的态度通过了审查,得以送京。以油画表现“粒粒皆辛苦”的丰收场景并不犯忌,虽然老农的形象苦涩,不再是此前惯常的一脸阳光灿烂的幸福。不过,领导认为端着茶碗的老农看不出是旧社会还是新社会的,建议在老人盘起来的头巾下加一支新社会才出现的圆珠笔。有了这支笔,可以记录学习体会或是多收了三五斗,意境顿时就升格了。但就实际看来,似乎又显多余。干活的时候,身上的东西往往越少越好,否则会碍手碍脚。

  集体看稿,其实是个体与集体、自由与规则、艺术与生活等因素的碰撞。如果说古代文人雅集也会有看稿的话,可能更多的还是互相吹捧,而不具有现在的指导、预选等功能。看稿往往掺杂着行政权力与利益平衡。由于要强调一些集体意识甚至是想当然的东西,武断、粗暴等弊端及对个体的伤害就不可避免。一些重要展览,最后寻找到的所谓“最大公约数”,往往是那些没有棱角、四平八稳的作品。国内的口味是东辣西酸、南甜北咸。画家创作就如同厨师做菜,一道菜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小时候看过一个古代笑话:某大厨征求了每位客人的口味,最后端出来的菜却比狗屎还难吃。面对大家的愤怒,厨师平静地说,这是大家口味的综合。美术创作与此类似,粗糙与精细、优美与崇高,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优点甚至也是缺点。

  由此可以想见,一个时代盛行的某种思潮、流派和风格,必然会碾压一些包含创新者在内的非主流。莫奈就曾被记者路易·勒鲁瓦讽刺:“对美与真实的否定,只能给人一种印象。”塞尚则被同学左拉彬彬有礼地看不起;凡·高除了被弟弟关注,没人在乎他在画什么。现当代的黄宾虹吴冠中陈子庄等人,也长期不招人待见。他们的作品要参加当时以“红光亮”“高大全”为时代特色的主流美展,能被认可吗?

  不能否认,看稿会除了内容把控,为求展厅效果的整一而对稿件有所选择,是必要而且有益的。一个主题展,随便拿几张剪纸与儿童画,又怎么能保证效果?但话又说回来,以中国画展览为例,今天基于展厅效应创作出现的种种问题,也正是因为太过于追求整一。无论看稿引导还是实际评选,最后入展的就是不多的那几种类型。近年来已形成一套成熟的“展览体”创作模式:尺寸两米见方、题材不犯错误、内容不痛不痒、人物不笑不哭,无论工写大都一丝不苟以劳动量取胜,生怕慢待了评委或被观众指责技法不行,没啥感情但技法堆砌很充分。看最近及五年前的大展画册,除了展名与作者不同,整体上没多大区别。当然,大展的名利无须回避,有些人为获奖或具备入会资格而不得不曲己迎人;而一旦达到目的,自己该怎么画还怎么画!所以,那种由看稿或评选催生的群展机制,也催生了一些虚情假意甚至精神贿赂的功利性创作,作品不感人倒还在其次。

  近年的文化扶持力度空前,各种创作工程或专题展应运而生。因有财政支持,中标了有少则数万多则上百万的收入,对艺术家是有吸引力的。为赢得中标及最终验收,程序性的各种看稿就不可避免。某些已参加汇报展的作品还被要求涂一层底色或做局部调整。从这个意义上说,创作已不属于个人,而是项目发布、审查验收、具体制作等几方面的综合产物。想法、内容与形式未必都是艺术家想要的,甚至也不需要有思想和个性,只需要有一点才气和比较扎实的手艺能照单完成任务即可。从这个角度讲,这类创作是集体创作,过去以“××战斗小组”署名相当准确。而某些创作,感觉画家已沦为舞剧《丝路花雨》在莫高窟中戴镣作画的“神笔张”,而未必能画得出反弹琵琶的盛唐气象。

  艺术不可教,但创作却可以随便指点。不当的集体审稿,对艺术的自律发展有所损害,甚至会重复极端时期的某些模式(比如三结合、三突出;再如××第一,艺术第二;还如主题先行、××挂帅……),未必能就此产生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作品。因此,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和创作主体是必需的。具体来说,可以少一些思想指导,多一些技法辅导;少一些共性要求,多一些创造启发。因为,坊间总能听到一些非常外行甚至可以当笑话听的看稿意见。

  无疑,指出美术创作集体审稿的某些弊端,绝不是说创作就能绝对地自以为是。接受指导,提高既有水平,对艺术家来说是永远需要的。本文意在提醒,看稿得注意方式并尽量说到点子上,无论是对自主创作还是对参展的草图。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书画报》2017年第41期(5月31日)第5版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