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闫雪峰:伦勃朗及其黄金时代...
用发展的眼光看传统
由“艺术与科学”引发的问题
“艺术与科学”命题的文化前提
西沐:在文化繁荣发展中探索...
笔道|确立当代书法观
何炎泉:漫谈尺牍书写文化
刘双舟:艺术品质押融资客户定位
刘双舟:艺术品大众消费市场...
史国良:画家最有权力鉴定自...

推荐评论

更多

闫雪峰:伦勃朗及其黄金时代...
用发展的眼光看传统
由“艺术与科学”引发的问题
“艺术与科学”命题的文化前提
西沐:在文化繁荣发展中探索...
笔道|确立当代书法观
何炎泉:漫谈尺牍书写文化
刘双舟:艺术品质押融资客户定位
刘双舟:艺术品大众消费市场...
史国良:画家最有权力鉴定自...

热点评论

更多

西沐:在文化繁荣发展中探索...
何炎泉:漫谈尺牍书写文化
“艺术与科学”命题的文化前提
笔道|确立当代书法观
由“艺术与科学”引发的问题
美术馆同质化倾向问题需要解决
易 英:抽象艺术的理论死亡
美术馆的策展人不应是被保护...
用发展的眼光看传统
刘双舟:艺术品质押融资客户定位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2)

2017-12-27 10:55:09  作者:  来源:美术观察  文字大小:【】【】【

  自画像一直以来是伦勃朗艺术实验的重要场域。“伦勃朗在17世纪20年代晚期开始在莱顿探索表现个性的自画像,在他的艺术生涯中,他持续地以油画、素描和蚀刻画的方式来描绘自己。自画像占据了他现存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在这些作品中他融合了各种各样的图绘效果和策略,远比在他接受委托的肖像画中做得更多。他的自画像中没有任意两幅是看起来相似的,得益于他自画像中永无止境的多样性和实验。”〔16〕伦勃朗早期的自画像亦大多涉及表情画。他通过自画像不断探索面部的情绪表达、流行时尚和异国情调的服饰以及脸部不同的光影效果。例如他在1634年创作的《眼部蒙上阴影的自画像》(图8),他将自己塑造为身穿老式的毛皮镶边长袍,戴着贝雷帽的传统学者形象,为了彰显其在婚姻中是真诚并且正统的。有趣的是,伦勃朗的这幅自画像在完成之后被他人重绘过。直到20世纪晚期,大师戴着贝雷帽的原初形象才重见天日。“伦勃朗研究项目在90年代进行的技术研究表明,仅仅在原作创作的几年后,1636年至1637年,伦勃朗的工作室很可能进行重绘。重绘的残留部分随后被收藏者Martin Bijl用解剖刀取下来。为什么这幅眼部蒙上阴影的自画像被重绘不为人所知,但如果伦勃朗的画没有立即找到买家,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无论如何,大师似乎不太可能授权重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伦勃朗于1635年离开后,画板仍留在亨德里克·范·维伦伯格(Hendrick van Uylenburgh)的工作室,而维伦伯格决定改进这幅画。”〔17〕也有学者认为是伦勃朗自己主导重绘了这幅作品,以适应市场的新趣味。无论事实如何,其自画像的实验性毋庸置疑。有趣的是,通过比较伦勃朗及其工作室在1635年创作的《安东涅·库帕尔画像》(图9)及1633年创作的《红衣男子像》,不难发现这三件肖像中人物神态造型的某种相似性。自画像的实验也有可能成为接受委托的肖像画的范本。关于后两幅肖像画的归属问题反映了17世纪30年代伦勃朗工作室所制作的肖像画的许多不确定因素。

图8 伦勃朗·范·莱茵  眼部蒙上阴影的自画像  板面油画  71.1×56厘米  1634

图9 伦勃朗·范·莱茵和他的工作室  安东涅库帕尔画像  板面油画  83.5×68厘米  1635

  西方学者对于17世纪30年代早期至中期,伦勃朗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如何运作,尚未建立完整的知识系统。这个问题与亨德里克·范·维伦伯格工作室的特点紧密相关。“1631年,伦勃朗还在莱顿时,即与维伦伯格建立了商业伙伴关系,不久他搬进了维伦伯格的阿姆斯特丹之家,并经营了这个工作室,在当时被称为‘学院’。他与维伦伯格一直合作到1635年,当他和萨斯基亚(维伦伯格的侄女)在1634年结婚时搬到了另一个住所。那时伦勃朗加入了圣路加公会,开始以独立大师的身份工作。”〔18〕“早在17世纪30年代中期,曾在其他地方接受过训练的艺术家,包括雅各布·贝克(Jacob Backer)和格沃特·弗林克(GovaertFlinck),在伦勃朗的指导下,进入维伦伯格的‘学院’工作。确切地说,这些艺术家进入工作室的时间并不确定,但可能是1633年到1635年之间。他们大概是来学习伦勃朗的绘画风格,但他们和其他工作室里的人似乎也合作绘画,尤其是制作肖像画,这在荷兰和佛兰德斯的肖像画传统中非常普遍。工作室中的合作性质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其中的一些变数包括顾客、伦勃朗和维伦伯格之间私人或者职业的关系,顾客的具体要求或期望,绘画的规模,以及是否包括手部或者其他属性。这些注意事项在规划分配肖像的时间和费用时极为重要。在某些情况下,伦勃朗绘制整个肖像,但偶尔他只处理顾客的头部,把服装道具和手部交给助手。有些时候,他可能会草拟肖像的形式,然后助手按照他的方式绘制,最后进行润色和收尾。”〔19〕由此可见,伦勃朗所探索和建立的肖像画范本以极为复杂的艺术生产和运作模式被广泛传播并产生了深远影响。阿尔珀斯通过鲁本斯工作室与伦勃朗工作室的比较研究,认为伦勃朗建立了一种“资本主义的创业型企业”,其工作室的艺术制作具有品牌意识。〔20〕这种表述值得思考并有待商榷,但表明了伦勃朗肖像画范式在艺术市场中的主流地位和竞争力。

图10 伦勃朗·范·莱茵  老人像  板面油画  22.2×18.4厘米  约1645

图11 伦勃朗·范·莱茵  两手紧握的妇人坐像  布面油画  77.5×64.8厘米  1660

  在莱顿收藏中鲜见的两幅伦勃朗“粗犷风格”的肖像画是1645年创作的《老人像》(图10)和1660年创作的《两手紧握的妇人坐像》(图11)。这两件作品似乎反映出伦勃朗在黄金期之后的风格。《老人像》描绘了灰白胡须的老者侧面,些微低垂的眼睛凝视手中的书。他的毛皮衬里斗篷和帽子在赭石和褐色色调中描绘,只有衬衫、胡须和脸部从整体色调中突显出来。尽管老者的外貌已经被清晰地呈现,但他的身体处理得如此粗略并被涂上了薄薄的油漆,通过红棕色的颜料可以看到画板的垂直纹理。他的胳膊和手只用几笔粗糙的笔触来暗示,显示出未完成的面貌。这些特征表明这幅作品可能是油画草稿或习作。这件作品还有另外九个版本。范·德·维特灵(Van de Wetering)认为:“如此多的版本在这件油画草图之后制作出来,佐证了它应归属于伦勃朗。这些复制版本强烈表明这件习作在伦勃朗的工作室具有特殊的意义。或许用于特殊人物类型的研究(如一位老者),或许用于光影研究。”〔21〕这件作品与上文探讨过的老者肖像范式具有类似含义。然而,这件未完成的草图所带来的更为重要的启示是伦勃朗的绘画技术。伦勃朗用厚涂法呈现了老者灰白的胡须,与画面的其他部分,尤其是木质画板垂直纹理所显现的较薄部分,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大胆的假设是,如果伦勃朗将其精细地制作完成,作品的面貌很可能与其黄金时代的肖像画范式如出一辙。相较而言,《两手紧握的妇人坐像》笔触更加粗犷,画面色调更暗,与其晚期的自画像表现手法类似。伦勃朗放弃了精细的制作,有意使作品呈现出未完成的效果。毋庸置疑,“夜巡风波”使得伦勃朗最终破产,影响了作品的市场需求,间接造成其完成作品的情况。更为客观的看法是,伦勃朗的绘画风格并非由相对精细的技巧突然转变为粗犷的手法,而是其有意制造了半成品的肖像画样式。这种极具个性的艺术实验在17世纪应该是惊世骇俗的,在市场的成功和艺术的成功两者之间,伦勃朗选择了后者。他黄金时代之后的“半成品”肖像图式显示出艺术家放弃迎合市场趣味转而思考艺术人生。他不仅改变了绘画语言再现世界的方式,其意义等同于印象派的革命,而且将此岸与彼岸的沉思融入肖像画,这是超越传统惯例的,具有早期现代性的观念特征。“伦勃朗的厚涂法实际上是承袭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多那太罗和提香的威尼斯画派的传统,似乎是未完成的表现手法。不过却比提香所使用的颜料要厚得多。其潜台词用瓦萨里的话说,未完成或粗犷的手法给人以更多的想象余地。从另一个角度看,粗犷的手法代表的是意大利风格,而细腻的笔触则给人以宫廷艺术的印象。”〔22〕论及厚涂法,是伦勃朗一以贯之的技巧,笔者认为与精细和粗犷本身并无必然联系。

  注释:

  〔1〕郑工在《演进与运动:中国美术的现代化(1875—1976)》一书中提出并使用范式概念来阐释不同时代的艺术风格。

  〔2〕沈泓《伦勃朗的表现技法研究》,《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5期。

  〔3〕[美]拉莱·耶格尔·克拉斯谢尔特著《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李莹译,北岳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第32页。

  〔4〕闫伟红《鲁本斯与伦勃朗宗教主题同名作〈下十字架〉的分析与比较》,中国艺术研究院,2006年。

  〔5〕[瑞士]H.沃尔夫林《艺术风格学》,潘耀昌译,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6〕[英]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范景中译,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400页。

  〔7〕[美]斯维特兰娜·阿尔珀斯《伦勃朗的企业:工作室与艺术市场》,冯白帆译,凤凰美术出版社2014年版,第9页。

  〔8〕Paul Crenshaw:Rembrandt's Bankruptcy: The Artist, His Patrons, and theArt World in Seventeenth-Century Netherland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3.09.

  〔9〕〔10〕张坚《建构与还原:经典艺术史的多棱镜像—“西方艺术与艺术史高级工作坊”(杭州)述评》,《美术观察》2012年第4期。

  〔11〕[英]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范景中译,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413页。

  〔12〕[德]马克斯·多奈尔《欧洲绘画大师技法与材料》,杨鸿晏、杨红太译,重庆出版社1994年版,第368页。

  〔13〕盛梅冰《伦勃朗的色彩意识及空间观念》,《新美术》2010年第3期。

  〔14〕维基百科解释为17世纪荷兰绘画表现面部的一种普遍类型,指代无法识别的人物,是一种类型化的肖像模式。

  〔15〕引自莱顿收藏官方网站,https://www.theleidencollection.com/artwork/young-girl-in-a-gold-trimmed-cloak/。

  〔16〕〔17〕引自莱顿收藏官方网站,https://www.theleidencollection.com/artwork/self-portrait-with-shaded-eyes/。

  〔18〕〔19〕引自莱顿收藏官方网站,https://www.theleidencollection.com/artwork/portrait-of-antonie-coopal/。

  〔20〕斯维特兰娜·阿尔珀斯《伦勃朗的企业—工作室与艺术市场》,冯白帆译,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4年版,第156页。

  〔21〕引自莱顿收藏官方网站,https://www.theleidencollection.com/artwork/a-portrait-of-a-rabbi/。

  〔22〕曹星原《摘去伦勃朗的“金盔”者阿尔珀斯及其美术史研究方法》,《新美术》1991年第1期。

  闫雪峰   山西大同大学讲师

[1] [2]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