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顾丞峰:当代艺术的审美定位
抗战版画的五个特性
侯样祥:瓷,中国审美文化走...
贝姆:言说与显示——图像批...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西沐:中国艺术金融监管问题...
叶敏:浅谈中国的观念摄影
季涛:艺术品网络拍卖路在何方?
栗宪庭:用“涂抹”观照真实

推荐评论

更多

顾丞峰:当代艺术的审美定位
抗战版画的五个特性
侯样祥:瓷,中国审美文化走...
贝姆:言说与显示——图像批...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西沐:中国艺术金融监管问题...
叶敏:浅谈中国的观念摄影
季涛:艺术品网络拍卖路在何方?
栗宪庭:用“涂抹”观照真实

热点评论

更多

潘鲁生:残疾夫妇靠手艺脱贫致富
西沐:中国艺术金融监管问题...
梁鼎光:什么是真正的书法艺术?
陈瑶:新加坡现当代现实主义
写意油画和人的主题表达
叶敏:浅谈中国的观念摄影
王晓文:美术课如何跨学科融合
中国九十年代当代艺术思潮与...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彭德: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变数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2)

2018-09-05 10:57:41  作者:顾丞峰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字大小:【】【】【

  如 果 再 向 前 追 溯 , 从 古 典 艺 术到现代艺术,在审美倾向上有从“静观” (Aestheticcontemplation )到“震惊” (Shock) 的倾向。这种“静观”的审美效果在温克尔曼的《古代艺术史》中就是他所推崇的“静穆”。这个“静穆”的审美主张,也被20世纪的本雅明描绘为“光韵” (Aura) 。追求“美”与“崇高”的古典艺术审美观在现代主义出现前一直统治着艺术史。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五十年代是现代主义艺术发展时期, “Shock” 被本雅明视为“发达的资本主义时代”普遍的心理现象和艺术特征。在这个时代,艺术丧失了“光韵”,失去了“膜拜”价值。其特征为形式的无穷变换和情感上的“震惊”。随着形式的创新与穷尽和反叛的疲倦,当代艺术走上了舞台。

  在美学上,当代艺术总体显然是“震惊”与“流行”的复合体,它既保留了现代艺术的“震惊”美学追求,又有“媚俗”与“融入”作为流行性的审美内涵,它们共同构成了一种典型的后现代的审美状态,我们称之为“当代”的艺术。也可以说,这个复合体正是“当代性”的体现。

  那么,当代艺术的“震惊”与现代艺术的“震惊”有没有区别?我认为主要在批判性一点上是继承的,但形式探索给人们带来的“震惊”效果基本被淡化了,而且反对传统的动力不再,相反,传统因素却往往被当代艺术采用。当代艺术具有的“震惊”与“流行”复合体构成了当代艺术的内涵,而且当代艺术更多伴随对新材料、新媒介的取用;对想象力的挖掘和不断设定也是持之以恒的追求。当代艺术在后现代文化背景下,一方面体现出了主体与客体的交互混合,另一方面也体现为各种形式、媒介的交互混杂与叠加。

  当代艺术审美的两端,共同构成了当代艺术的内涵,总体上它们缺一不可;但具体到某个艺术家那里往往是单一形态的呈现。比如杰夫·昆斯会将Kitsch进行到底,埃里亚松作品给人的印象就是 Immersion 。

达明·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

达明·赫斯特《给上帝的爱》

  但在某个艺术家身上,有时这两种倾向也会在不同阶段切换,比如批判性和 Kitsch 会在一个艺术家创作的不同阶段切换,像英国当代艺术家达明·赫斯特(DamienHirst) ,他的作品《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一只保存在充满甲醛的玻璃柜中的鲨鱼,该作品以强烈的观念性给人以震撼;但是他的绘画,他那无所不在圆点以及他的镶嵌钻石的骷髅《给上帝的爱》,简单而直接,都成为他被大众认知和消费的符号。再比如,奥利维拉·埃里亚松除了大量营造 Immersion效果外,有时他的作品也会体现出强烈的Shock效果,比如他2016年3月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的《静止的河流》,就是不断取黄浦江水在展览现场注入一立方米的模具,冷冻成浑浊的冰块,并让冰块在常温下逐步融化,融化的水再流入黄浦江。这种对污染的异样呈现比一般的污染调查报告要强烈得多。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艺术既包含了现代艺术,又超越了现代艺术。

  从当代艺术审美倾向的确认,我们回过头看当代艺术的上限确认问题就明确多了。

  国内学术界对当代艺术的起始年代有多种说法,一种认为中国当代艺术从1978年改革开放就已经开始。这种论点的依据是改革开放后的新艺术回到人性表现、回到关注真实的社会现象,与之前的虚假的现实主义具有了本质区别。但这种看法有两大问题无法解决:一是从改革开放后到90年代后期的现代艺术阶段何处安放?二是在这个时期里,中国美术界缺少流行艺术的元素和审美需求,而这是衡量当代艺术重要的一个标准。

  学术界另一种说法是当代艺术上限应该界定在1989年前后,理由是国际上的后冷战状态的形成和对中国的强烈影响,中国文化的后现代状态开始出现。这种说法固然给中国现代艺术留下了约五、六年时间,但我以为远不够。这种说法更多注重政治学与文化学的角度,但同样忽视了当代艺术的流行性因素。中国艺术中作为潮流出现的 Kitsch 趣味只是在上世纪90中后期才逐步出现的。至于当代艺术的 Immersion 效果追求,那实在是新世纪后才逐步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的。

  我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应该萌芽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形成于2000年前后并逐步进入主流状态。具体的论证参见本人在《中国现代艺术去哪里了?——王林顾丞峰对谈》 【1】 一文中的论述。在此不赘述。

  总之,当代艺术的审美定位由两端构成:一端是从现代艺术继承而来的“震惊”效果、另一端是流行性审美,其中又分为“艳俗”与“融入”两类。在这种判断的前提下,许多对当代艺术疑惑的问题是可以得到解释的。

  注:文章节选自《2017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经授权发布。

  注释:

  【1】《中国现代艺术到哪里去了?》《书画艺术》2017.1


  顾丞峰简介

  顾丞峰,1957年出生于辽宁省。1988年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美术史硕士学位,2003年获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史博士。现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南艺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

[1] [2]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