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版画界对此的争议
西沐:新时期中国艺术金融深...
李昌菊:面对西学 中国油画的...
王林:当代艺术的创造性问题
侯样祥:再为“工艺美术”正名
艾可:21世纪 我们的审美在集...
朱其:中国对西方艺术研究仍...
钟刚:深圳想象,是一种怎样...
刘临:笔以思真归浑厚
胡建君:最传统与最当下

推荐评论

更多

版画界对此的争议
西沐:新时期中国艺术金融深...
李昌菊:面对西学 中国油画的...
王林:当代艺术的创造性问题
侯样祥:再为“工艺美术”正名
艾可:21世纪 我们的审美在集...
朱其:中国对西方艺术研究仍...
钟刚:深圳想象,是一种怎样...
刘临:笔以思真归浑厚
胡建君:最传统与最当下

热点评论

更多

西沐:新时期中国艺术金融深...
李昌菊:面对西学 中国油画的...
版画界对此的争议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2018-10-31 11:33:22  作者:  来源: 美术报  文字大小:【】【】【
此议题在网络上出文之后仅仅几天时间,版画界一片哗然,各大版画群体在网络上开展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探讨与争议,有的版画家非常理性地提出一系列疑问:对版画新的界定是官方准则吗?中国美协及其举办的展览认可并承认吗?数码版画和摄影的边界在哪里?新技术和新材料应该是新的艺术形式,比如影像、装置等等,为什么一定要纳入版画?而部分版画家们态度坚决且愤怒地控诉这次的研讨会界定。

      纵观各大版画讨论群里,出现最多的词就是“坚守”,从这个词语里可以看出相当一部分的版画家始终坚定地维护着传统技术下的版画立场,对于新技术、新科技、新材料所产生的版画种类持有拒绝的态度,认为辛劳手作和仰仗机械是不对等、不公平的。而站在赞成方的版画家认为,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代社会,真的有必要去坚守基于1960年在维也纳举行的国际造型美术协会所定下的所有条陈吗?历史的演进、社会的发展必定会介入新事物、新技术,版种的增加与界定是根本无可阻挡的顺应时代,为何要作茧自缚?

      事实上版画种类的认知与界定早已不是现今才出现的急于解决的新问题。上一次的版画界定是58年前,在这漫长的58年期间版画界一直不乏界定争议,我们先撇开官方准则、美协认定这些前提,就单纯的在版画具有“复数性”、“传播性”、“间接性”、“承印性”、“材料性”等传统版画定义标签之外的既定特征来讲,半个世纪的科技发展、社会进步已经让当代语境下版画的界定拥有更大的升级空间。

  版画这一艺术门类在最初被发明的时候是作为社会文化的必需品,随着历史的更替发展,版画从单一的木质媒介逐渐在15世纪开始了金属版发展、18世纪末出现了石版、20世纪发明丝网版,还有泥版、纸版等各式版画材料与转印介质不断地在壮大升级版画的体系。

  由此看来版画一直都在某一种技术和新材料发明之后就会采纳并加以有效利用的具有强大开放性、接纳性的艺术门类,这是历史可以印证的,所以我们现今不能忽略数字媒介技术在版画上的运用与发展,也不可能强制地把版画与技术分离开来。如果转换思路来看待这些界定版画的概念,我们可以把新的版画技术手段、人工智能辅助方法等列入版画的界定,让其成为在当代语境中构成版画独特性、有效性以及延展性的可能。

  笔者亦是站在支持版画认知升级的一方,当今天我们还在争论版画的边界在哪里的时候,其实更加需要艺术家们去了解,去认识当代势不可挡的人工智能技术对艺术领域的介入与影响。这个话题似乎比版画界的世界性商榷更为残酷,技术的发展不得不迫使艺术家们在坚守原有的思想阵地上,开始新一轮的与机械的厮杀。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