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最新评论

更多

彭德:再谈不朝西方走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
以·画见·谈——美术馆中的...
杨卫:张月明充实丰盈的艺术生命
西沐:艺术传播需要学科式的...
王鲁湘:命运带我走向远方
高士明:玩吧,青年!
中国当代艺术的四次“受伤”
高岭:当代艺术中的公共性不...
鲁虹:中国的抽象与半抽象艺术

推荐评论

更多

彭德:再谈不朝西方走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
以·画见·谈——美术馆中的...
杨卫:张月明充实丰盈的艺术生命
西沐:艺术传播需要学科式的...
王鲁湘:命运带我走向远方
高士明:玩吧,青年!
中国当代艺术的四次“受伤”
高岭:当代艺术中的公共性不...
鲁虹:中国的抽象与半抽象艺术

热点评论

更多

以·画见·谈——美术馆中的...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
彭德:再谈不朝西方走
 
当前位置:评论专题首页 >> 艺术评论 >>

2019-08-21 10:56:14  作者:彭德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文字大小:【】【】【

《不朝西方走,朝哪里走?》是我十九年前的随笔,最近被传到微信群,有人以为是时文,引发猜测:这老彭现在钻故纸堆,艺术和价值观是不是变了?不要说钻故纸堆,即便 隐居或移民我也不会变。从当年投身美术批评起,我始终不是追踪时尚的变色龙。投靠时尚的是明星和政客,他们受制于粉丝,需要不断变脸。年轻时我读未来学、宇宙学著作,深感人类渺小,骨子里就瞧不起现有的艺术品,因而把艺术钉死在西方艺术之上的庸见,特别蔑视。我看塞尚、毕加索、梵高等人,充其量是好奇,从来不曾激动过。中国艺术的表现,不值得多说。


中央美院罗丹《思想者》复制品

《不朝西方走,朝哪里走?》,收录在我的文集《中式批评》。我懒,没将自己写的书寄给老友,很多人没见过这篇文章。文章最先发表在“世纪在线中国艺术网”,相当于我的艺术宣言。围绕它写的评论,两面不讨好。西方人看我的文章,开始觉得有意思,看着看着发现不对:我不是他们的崇拜者,所以绝少有人邀请我去讲学。在国内,我的课件最适合到央美和国美去讲,可是他们不敢邀请,应当是怕我颠覆那些平庸的史论教科书。央美只有尹吉男、国美只有吕澎邀请过我,两人都不是美术史科班出身,可我因故未能成行。八大美院都在显赫位置放着罗丹蹲抽水马桶的塑像,直观地表明崇拜西方艺术与思想。不朝西方走,朝哪里走?美术界写手们有理由继续写和深入地写。

附录

不朝西方走,朝哪里走?

彭德

不朝西方走的美术家有两种:弱智和强者。强者是超越现存的一切美术形态的我行我素者。他们是人类的脊梁。由于我行我素类似于个人主义,而个人主义被国人批判、打击、压制了几十年,以致这类角色在中国美术界比自然界的濒危物种还要稀少。举目四望,哪里能看到这类百年不遇的人物?

20世纪的中国文化,始终面对的是一条明确的或暧昧的全盘西化的道路。这是一条看得见摸得着的致富之路。人类同它的远祖草履虫一样,具有向光性,哪里光明朝哪里奔。中国人聪明透顶,你说他不朝西方走,朝哪里走?

西方美术是一条由商业权势托管的道路。中国人要么跟着走,要么被抛弃,试图摆脱它的一切努力都是逆潮流而动的背时行为。中国美术家追随西方美术,走了整整一个世纪,始终没有走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转来转去,总是在原地徘徊,老百姓讲这叫鬼打墙。洋鬼打造的这道围墙,使无数中国美术家沦落为西方美术的囚徒。这是整个中国美术界身不由已的一个世纪,也是一个很难维持独立人格和艺术个性的世纪。

21世纪的人类将进入一个跨文化的时代,不可能朝着现有的任何一个文化形态往前走。时至今日,中国还处在既谈不上固有文化、又谈不上跨文化的附庸文化时期。环顾我们的生活空间,从城市景观到家庭用品,文明的硬件基本上都打上了西方印记;文明的软件以及氛围,也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握手拥抱接吻取代了更加卫生的作揖;同中国女人裹脚一样愚昧的西方女郎隆胸技术,在电视频道上被肆意推广;不大符合养生学的西餐,在国人眼中显然要比中餐富有派头。作为民族精英的中国文人,成了地道的西方文化的活载体。除了肤色、头发和眼珠,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已经很难找到。在这种文化现实中,朝西方走成为国人的共识,甚至成为标榜个性的美术家们的共识,也就不足为怪。

对于移居和旅居西方的中国美术家,对于向往西方的中国美术家,朝西方走是十分自然的倾向。而对于大多数呆在中国的美术家,不朝西方走而是沿着本土艺术的逻辑朝前走,并不是出于什么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是出于习惯,造成这种习惯的原因是方便。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在中国少之又少,否则就不会有“朝哪里走”的提问。这个提问属于中国文化界、艺术界的精英情结,它既同民族主义者无关,也同全盘西化者无关。

全盘西化对于国际艺术决不是一个好方案,因为它将抑制艺术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从文化的总体发展看,当需要十几个地球才能满足全人类享受欧美生活方式时,盲目地朝西方走,只会迅速地将人类引向地狱。艺术固然不同于现实生活, 但却相互依存。当代美术家只有寻找更合理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才有可能超越现有的文化见识和艺术格调,才会受到后人的尊重。

对于“朝哪里走”的提问,笔者的回答是:

一、朝没有路的边缘地带走。这个线索指向广阔。有各种各样的边缘:中西之间,古今之间,艺术与自然之间,艺术与科学之间,艺术与现代技术之间,艺术与宗教之间,艺术与艺术之间、艺术与媒体和艺术与载体之间,等等。边缘是指介于两者之间的状态,而不是两者的结合。

二、朝自己的心灵走。这条路指向深入。在全面破译心理、直觉、灵感的形成机制之前,这条前人已经涉足的路,仍不失为一个还会出现奇迹的线索。

三、朝古人曾经眺望过的方向走。这条路指向厚实。对于中国美术家,被我们过去轻率地一笔勾销的传统,即大批量的古代文献和地下文物,会给我们带来种种启示。同古代精英人物相比,当前一味朝西方走的盲从者,简直就不足挂齿。

最后提供一个笼统的答案:人往高处走。往高处走就是超越西方。认定西方艺坛已经穷尽了艺术的全部可能性,是一种目光短浅的判断。人类的艺术远远还没有到达它的尽头,只要往高处走,你就会变得博大和敏锐,就能发现越来越多的走向。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