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相关作品

推荐作品

说明
在一个地铁车站
再致敬
一个妇人的肖像
致美国画家惠斯勒
塞斯丁那诗体:阿尔塔弗特﹡
演 员
契 诺﹡
我歌唱荣誉与书籍﹡
序言

热点作品

 
当前位置:文学天地首页 >> 诗歌 >>

2010-10-11 11:32:37  作者:  来源:《谁》第十期  文字大小:【】【】【

说话者是伯兰特..鲍恩。

但丁将这个人打入地狱,因为他是挑起战争的罪魁。

这就是你!

裁判你自己!

我是否又一次将他掘出了坟墓?

地点在他的城堡阿尔塔弗特。巴比欧斯是他的内臣。

“豹子”是狮心王理查的徽章。

 

 

真见鬼!我们南方这腐臭的和平。

你这个婊子养的巴比欧斯,来呀,奏乐!

我简直要死了,听不见刀剑的铿锵。

但是,啊!一旦我看到金色的军旗、盾牌和紫袍压来,

看到他们脚下广阔的田野浸上血泊,

我的心灵就嚎叫,几乎要疯狂,由于欢喜。

 

 

在炎热的夏天我得到了伟大的欢喜——

狂怒的风暴毁灭了大地腐臭的和平,

黑色的天穹爆发出闪电色如血泊,

刺耳的雷霆向我怒吼,为我奏乐,

大风尖叫着穿透乱云向我逼来,

被撕裂的天空传来上帝刀剑的铿锵。

 

 

于是我们即刻再一次听到了刀剑的铿锵!

沙场上战马的长嘶充满了欢喜。

被刺痛的野兽向被刺痛的野兽扑来!

一小时的战斗强似一年的和平。

什么丰盛的餐桌、妓女、酒和轻曼的音乐!

呸!没有任何美酒能比得上鲜红的血泊!

 

 

我爱看太阳从东方升起像一片血泊。

我望着他的长矛晃动于一片幽暗的铿锵。

那长矛给我的心灵带来了欢喜,

我咧开大嘴听着它那快捷的音乐

当我看见太阳嘲笑并蔑视那和平。

他的孤独或许正向着所有的黑暗压来。

 

 

那害怕战争的人没一点气概,坐下来

反对我交战的吁请,没有鲜血能流成血泊,

他只配朽烂于女人们的和平,

远离那荣名的胜利和刀剑的铿锵。

只有当这样的懒妇死掉我才欢喜;

是的,我让整个空气充满我的音乐。

 

 

巴比欧斯,巴比欧斯,奏乐!

没有什么声音会像刀剑之声那样压来,

没有什么呼喊会像战斗的呼喊充满欢喜,

当刀锋在我们的臂肘溅下血泊,

我们向着“豹子”冲锋陷阵,刀剑铿锵。

愿上帝让那些人见鬼去吧,他们大叫大嚷着“和平!”

 

 

让刀剑的音乐使他们流注血泊!

于是我们即刻再一次听见了刀剑的铿锵!

永远淹没那腐臭的想法:“和平”!

 

——————

庞德早年在伦敦文学界的声誉,就是靠朗诵这首诗建立的。这首戏剧独白诗采用了严格的塞斯丁那诗体形式(译文基本保持了原诗的特点:即前一节末行的末字,必须成为后一节首行的末字;前一节首行的末字,必须成为后一节第二行的末字…… 其它韵式文字的规则读者可从译文中辨识)。创作这首诗时庞德受到了普罗旺斯好战的诗人伯特兰..鲍恩(1140-1209?)《战争颂》的启发。后者在但丁《神曲.地狱篇.第二十八歌》中占有一席之地。他曾在其好友“幼王亨利”与亨利的兄弟“狮心王理查”之间挑起不和。

责任编辑:七零艺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展示区                                                                                                                                                                                 更多
雅昌艺术网 苹果在线 今日艺术网 中国美术高考网 收藏天下 美术中国 大家收藏 北京上广传媒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