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艺术网
 


(点击查看参展作品)
 
展览前言:

在“水墨”与“抽象”的边缘
——简述潘缨、于继东的水墨作品
文/ 张羽

        中国当代水墨的发展,主要经历了80年代的现代水墨、90年代的实验水墨两个阶段。而现代水墨含两条线路:其一、“表现性水墨”的人物画探讨;其二、“抽象水墨”的形式主义探讨。三十年来,被一直讨论的比较热烈的是现代水墨中的“抽象水墨”和 “实验水墨”,1996年后,实验水墨成为中国水墨问题的焦点。“抽象水墨”与“实验水墨”最为明显的特征都是与传统水墨画的笔墨规范断裂。80年代的“抽象水墨”是用中国画画法及水墨性,挪用西方艺术史中的抽象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方法创作的,更注重形式主义探讨的抽象表达;而90年代的“实验水墨”与“抽象水墨”完全不同,“实验水墨”首先避开“抽象水墨”的形式主义的局限,注重对自身文化、思想的关注。通过多样的综合方法创造具有象征意味的非具象的图式表达,强调多元性、开放性、变化性、包容性、国际性的宏观叙事的集体意识的个人表达,但重心是突出对水墨精神的把握。客观地讲,实验水墨的推进为中国的水墨艺术发展打开了步入当代艺术的大门,同时也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提供了新的可能。

        进入21世纪,我们逐渐从宏观论述的宏观叙事的集体意识转向日常经验的、个人生命的体悟的艺术表达。“走出水墨1”成为现实,实验水墨问题随即消失。于是,水墨媒介的特殊性不再被放大,精神性的呈现更在于与表达方法是否对水墨媒材发生作用。而认识的基础决定了方法的可能性和有效性,换言之,今天的水墨本身没有问题,而问题是我们如何表达。我们清楚水墨不再是通过放大水墨媒介的特殊性去强调水墨的价值,而是要对当代艺术的表达方法重新思考。

        分析潘缨和于继东的艺术创作,主要看他们的探讨与当代艺术发展线索的关系及个案在线索中的意义关联。如果说潘缨的艺术追求使她成为实验水墨发展中的参与者,而于继东则是沿着实验水墨发展的后来者,他们一直在水墨画与抽象画的边缘思考着自己的表达。
简明地说,潘缨与继东的创作都还属于水墨画范畴,但又与传统的水墨画完全不同,甚至没有什么直接关联。有关联的是他们仍然还在使用与传统一样的水墨媒材,于是,从文化上就有着千丝万屡的联系。笔、墨、纸没有改变,改变的却是他们的认识,认识的改变使他们呈现了一个与过去不同的、全新的自我。

        这次展览从某种角度上讲是一次师生联展,继东在中央民族大学读书时,潘缨是他的老师。当我把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观看时,发现他们的作品有一个共同趋向,这种共同趋向反映在他们的作品里都与线条有关,都有一种对编织的特殊感觉。但作品中他们对编织的理解和反映是不同的,潘缨是主观自觉的、有明确结构的,却又是复杂的;继东是顺其自然的、极其简单的。

        潘缨比较多的表现不同环形的,不断延伸的、交错的、叠合的、复杂的、有序的、敏感的、脆弱的、纠结的,有时还是矛盾的。面对这些不同形状、不断变化的线条带子,观者却无法判断她所表现的这些不同形状的编织的线条带子是怎样的材料。视觉上,其形状变化不符合于任何材质特征,但给你的感觉却又是不能随意触碰的,好像非常容易撕裂、撕断。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女人的心理虚构。在感性与非感性,合理与不合理、真实与不真实之间,通过心里的这种虚构来编织和梳理她内心秩序的通道,一种自言自语式的虚构的编织,但所有的这些编织都是她预设的图像。潘缨的水墨作品,严格意义上讲没有逃离水墨画的基本画法,但她只采用了传统工笔画的渲染法就完成了自己的表达。有意思的是,她所有预设表达的线条带子,都是通过几乎涂满画面中带子以外的无用之处而留白呈现的,更准确地讲是通过余白表达这些线条带子的。那么,就是说她所让读者阅读的一定是她最用心的部分,而最用心的部分恰恰是她最少使用笔墨、甚至不使用笔墨的部分。相反,她着力画的部分却是画面上不具表达意义的部分。这是潘缨作品对有无之间、动静之间、是非之间辨证把握的一种诠释。《虚构》看上去好像是抽象的,但对潘缨来讲完全不是,她通过“虚构”编织了一个几乎真实的具体编物。从另外一个层面讲,她不像是在画一幅画,而更像是在编织与虚构之间讲一个私密的、与自己有关的故事,或许是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秩序的梳理。潘缨对水墨的把握,那种若即若离的几微关系,正是对当代社会的一种认知。

        继东多表现一些短而直的线条,一目了然。简单、明确、穿插、措置、有序、关系,总之是冷静的、理智的。这些直而短的线是真实的、具体的,是有浓淡变化的水墨直线。这些交织的水墨直线是一种极为理智的判断,主观上设置它们交叉、措置,让它们构成一种关系。对继东而言,强调的是一种对关系的控制,一种对控制的权利支配。继东的水墨作品,在我看来根本不是水墨画,虽然他拿着毛笔却不使用任何与传统有关的水墨画画法,但非常在乎宣纸上的大面积留白这一传统法则的品质。于是增加了作品的空旷感或者说空无性的虚幻美感。其实,现今社会人的内心是极为孤独的,孤独感成为强调自己存在的理由,成为艺术家强调画面空灵的主宰,也成为强调水墨直线的主宰。说继东的作品不像画,是因为他所呈现的图像,更像是在玩儿一种游戏,我不知道继东以前是否玩儿过这种游戏。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把火柴棒随意撒放在桌子上,它们相互搭在一起,然后再一根一根捡起来,但每捡起一根不能触碰其他任何一根。这是一个非常要求注意力的游戏,是考验一个人对秩序的理解和控制的能力。继东的方式是反向的,他通过用毛笔涂写的方式完成具有深浅浓淡变化的、各不相同的水墨硬边直线,理性地去搭建这些线条的组合关系,我们通常把这种关系称之为“秩序”。客观地讲,《秩序》的表达方式完全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水墨画笔墨法则,但水墨的清韵、淡雅品质依然,所以他的作品无论从视觉形式,还是场域的气息都具有很强的现代性。继东的作品属于当代,他的思考明显游走于东西文化之间。

        潘缨、继东的作品处于“水墨”与“抽象”的边缘。我始终认为处于边缘是一种要求,一种立场,一种价值,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

        潘缨与继东来工作室找我,希望为他们的展览写几句话。说心里话真有些犯难,我没写过这类文章。很多年前,只为哥们“胡子”李津写过一篇小文儿,还得胡子赞许,后放笔不再写了。今遇同道,无法推辞。潘缨是多年的同道朋友,继东是我这几年的学生。我只能又赶鸭子上架了,不是谦虚,批评之事还是批评家做更好。另外,他们征求我的意见展出什么作品更好,我稍加寻思便直言《虚构》与《秩序》。我以为,《虚构》、《秩序》虽然是他们各自的作品,但,却提供了一个与俩人都相关的话题。这两个系列的题目所指,以及作品表达所指,道出了他们这些年面对自己、面对当下的思考和认识。不管是社会的还是艺术的,当下与未来是永恒的话题。相信观众在这两组作品前还会引发更多的联想。


2012年8月8日于大山子环铁艺术城
注:
1见张羽“‘走出水墨’与‘进入当代’”,《二十世纪末中国现代水墨艺术走势》第四辑,张羽主编,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0年
张羽:艺术家、独立策展人。

策展人:宁竞宏
学术主持:张羽
主办:现实空间
协办:库艺术
展览时间:2012年09月15日-2012年09月24日
开幕酒会:2012年09月15日下午3:00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六10:.00-17:3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北京时尚设计广场D座〔现实空间〕

 
参展作品:
 
海报
海报
相关展览
首页 | 新闻资讯 | 展览专题 | 评论专题 | 文学天地 | 艺术家 | 70论坛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logo 版权所有: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上广传媒
京ICP备13024733号